姚洋:职业教育应以升学而非就业为导向;职专孩子的一生不能被锁定

 行业动态     |      2022-05-17 11:17

  E世博官方网站时隔26年,《职业教育法》首次修订。“普职分流”改为“普职协调发展”引发众多讨论。近日,搜狐智库对话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

  姚洋认为,新《职业教育法》首先明确了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其次,第53条明确,职业学校学生在升学、就业、职业发展等方面与同层次普通学校学生享有平等机会,这是个很大的变化。“以前高职院校指的就是专科,现在意味着高职也可以办本科,而且加上以上层次,那就意味着职业教育甚至也可以办研究生教育,这和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

  姚洋建议,新《职业教育法》出来之后要做到两点:第一,取消强制分流。第二,给予地方自主权,让各个省自己选择是否分流、如何分流,如何办高中。

  姚洋指出,职高已不再以就业为导向,而是以升学为导向。国内部分高职院校和三本大学的招生已经出现困难,这都说明我们的高等教育已经进入普及阶段。造成的结果就是我们的竞争下移到了中考。

  姚洋指出,一些搞职业教育的人仍以为产业还需要较低端的劳动力,这种认知早已过时。中国的产业在升级,对劳动力的要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姚洋认为,职业教育不应成为阶层规划的工具。普通民众之所以不愿意接受职业教育的原因是一旦走向了职业教育这条路,人生轨迹就被锁定了。锁定在低回报的行业和社会的底层里。“除了一些比较抢手的专业,比方厨师、理发师可以上升到中产阶级去,绝大多数孩子上了职业高中之后,人生道路都锁定了。”

  姚洋认为,一旦一个孩子的职业被锁定,而且是低回报行业里的低回报工种,一生都不可能变化。他们和普高孩子的收入差距是永恒的。“因为强制性的分流,造成了家庭的选择下移。”

  目前已有许多中职学校在走“综合高中”的路子,普通高中能否开办职业教育专业班进行双向探索?在姚洋看来,综合高中是一条值得探索的路,还需要观察。因为职业高中最终的目标仍然是升学,但现在你把本科也开放给他了,大家第一目标当然是考上本科了,所以未来的职业教育会越来越重视文化课。

  如今高职的招生数占到高等教育的55%以上,而高职所获得的财政直接投入只占整个高等教育的20%左右。如何多渠道筹集职业教育的资金?姚洋指出,此次《职业教育法》修订之后,明确提出来财政要向职业教育倾斜。其中最需要倾斜的就是高职教育,好的高职院校的确可以培养出来好的工人和技术人员。差的高职院校就培养不出来,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姚洋指出,很多人都有一个误解,认为办职业教育就可以少花钱,见效快,实际上职业教育更花钱。以德国为例,职校要靠企业支持,企业甚至把实验室都设在大学里,大学求之不得,因为不用花钱去建实验室了,这是双赢。“我们的600所职业大学要达到那样的程度,差距还是非常大的,这需要我们财政巨大的投入。”

  最后,谈及中等教育理念,姚洋认为,教育的本源应该是培养完整的人。社会主义的教育应该把教育目标定在挖掘每个人的潜力潜能,让每个孩子都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人、自由的人、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人。

  “我们的教育界的人应该顿悟,应该觉醒。继续这样的竞争性选拔会毁掉我们的民族。”姚洋说,路摆在我们的脚下,中等教育、小学教育、幼儿园教育都是可以通过制度化的改化来提到一个发酵、改变的作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